星星跑丢了

愿你远大理想 终能实现

木重迟稔:

  蔡程昱就是,粉丝要什么,他给什么。他参加节目,他发自拍,他想圈粉。




  他不要礼物,不要应援,他想要的回馈是让粉丝跟着他进剧院,给这个行业带来新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火种。




这完全是功利的,但也完全是少年人凭一己之力选择的孤勇。这势必会收到诟病与责难,但是这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在意的,只有如何把人带进剧场罢了。




  


我做过传统戏曲推广的项目研究,采访,调研,数据分析。我当时采访了一个景区驻演的艺人,他才二十几岁,他们家几辈都是干这个的,到了年轻一代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坚持。




  


他就给我说,我一个月,哪怕去工地,也能比我现在每个月三千块钱强。可我哪里是不愿意去,我是不能去啊,我要是也走了,谁来传承这个呢?




  


这真的是一个很让人无奈的事情,艺术欣赏的断层是永远不可消磨的,而最快捷的路永远是借助流量。这也是蔡蔡选择的路,他把自己当成一个试验品,给后人探路,把自己当成翘板,让歌剧的路更顺畅。




  


我认真推演过无数种让小众艺术死灰复燃的方式——现在项目还在做,不过基本凉了,因为太难了。我们要想方设法让这个艺术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并迅速夺人眼球,那么应该怎么办?短视频,相片,定格动画,我们把办法都想尽了,最后还是没办法。




  蔡程昱当然也不想用这种方式,但是真的是没有办法。我能理解,就像我采访老艺人的时候,他们无比宽容说:“无论什么办法,只要年轻人肯听,就行。”




  粉圈文化侵入传统永远是矛盾的中心,最早的粤剧《决战天策府》也好,相声也好,现在的音乐剧也好,纷争从未停止。用这种方式带起小众艺术的高潮是否是件好事也确实众说纷纭,可无论如何,客观带动了行业的繁荣是毋庸置疑的,不管这繁荣是不是泡沫,不管带来这繁荣的是观众还是粉丝,这是事实。




因为重要的永远不仅仅是艺术本身,还有背后的资本投入,还有艺人的生活问题。当传统观众去指摘原来小圈子的安稳被打乱的时候,可能不曾想过背负在从业者身上的压力。




  


中国有句老话,叫枪打出头鸟。中国人也确实习惯藏锋,更愿意选择稳妥。所以我无比佩服蔡程昱,他做的这些事情原来有人做过,可没有人这么透彻的说过。他背负的东西远比我想象的要多要大,而且这是他自己愿意背起来的。




看到居然这么多人看到这个了我就再絮叨两句吧。实际上除了蔡蔡,声入人心很多人都担任了这个流量引导的角色。比如说大龙,前两天我还在和朋友说这个事,音乐剧一定比歌剧更容易推广,因为他的剧情性和歌曲的相对通俗性,所以声入人心选择更侧重于音乐剧的市场。那么歌剧呢?




  


  声里本身涉及的歌剧就非常少,因为歌剧的推广远比音乐剧要艰难,个中原因蔡蔡自己讲的很清楚,所以他没有选择立刻就进行歌剧推广,这真的是非常非常令人震惊的选择。他自己也很清楚了,首先自己水平并没有顶尖,其次他明白,自己没有办法带很多人进剧院的。




  于是他选择了长跑,要从流行美声开始,一路跑回剧院。这就像马拉松一样,一开始人很多,到后面人只会越来越少,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明确自己不会跑错路,然后拼尽全力让后面尽可能多的人跟着他跑向剧院。




  


  是不是听起来很艰难。




  他本来可以不这样的。他被捧到今天这个位置,他可以去唱流量美声,这样大家依旧认为他在宣传高雅音乐。他还可以自己去唱歌剧,然后慢慢变成优秀的歌唱家,在自己的领域内大放异彩。但是这两条路他都没有选择,他选择了一条最难得路,他要亲手砍掉高雅和通俗的银河,他不仅要自己优秀,他要把中国歌剧带起来。




  这真的,真的,太让我震撼了。




  我是学法律的,大学开学第一课,老师问我们,你为什么要学法。因为就业,因为专业调剂,因为很多原因。




  


  然后我老师说,我不管你原来为什么,现在开始,你要为了正义与信念。你要为了你心中最纯正的善良而努力。




  这真的不是什么空话鸡汤,这也不是什么笑话,这是身在一行最应该拥有的操守,而我老师教的仅仅是如何做好自己,蔡程昱想做的,是为了整个歌剧。




  他愿意把自己扔进浑水泥潭,他也有自信能出淤泥而不染。我完全相信他不会在资本中迷失自我,因为他本身就明确如此。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一道黑走下去,好去不回头。




  也不吹彩虹屁,也不想修饰语言,纯粹是有感而发。这条路这么难,我愿他乘风破浪



🍂🐥


蔗糖:



试着画了条漫……


松哥把自己打包上门的行为令人惊喜,不过昨天最戳我的却是阿越的那句——


“有一个老朋友,他等我很久了”。


能有一个愿意等你的人,何其有幸。


水平有限,尽量还原我的想象了,请忽略那只无比敷衍的朋友


☁️☁️

穆朔:



1.3见面会&双云订婚仪式repo




太喜欢声入人心了,想在节目结束前留个纪念,正好师妹搞到了票,一时冲动,去了见面会。




感受俩字儿,值了。


多来一句,嘎子真好啊,大龙真好啊,龙嘎真好啊,弟弟们也真好啊。






以及,同人太太们放心创作吧,龙嘎人设应该不会再崩了,现在节目里外就是最接近真实的状态了。非要说节目外有啥不同,就是更甜更腻歪罢了。






0




取票时遇到嘎子后援会,给嘎子大龙和四小只都带了花束。嘎子是明橙色的一大束很暖,给大龙的花束里除了花还放了几只大麦,谐音“大卖”,有心了。


话说回来彼此关系辣么好的后援会也是独一份了,感谢大龙。


录制大厅门口右侧有一排花篮。


双人头像加名字,没有落款,百合花。


好他喵浪漫的应援呀。虽然至今不知道是谁的手笔。






1








现场到处是六个人的易拉宝大海报,一共有四组,龙嘎的都放在一起。首席西服的,演出服的,白色替补毛衣的生活照,不大的空间里充满了有点微妙的气氛,想着六人在自己的各种易拉宝和海报中间穿梭还挺诡异的,跟被一堆大镜子围着一样。




2


进场时放着六人硬照的耍帅剪辑,第一个是嘎,有嘎穿着风衣的新镜头,嘎子好帅哦。




然后突然出现了龙拍嘎肩膀,嘎替龙整理鬓角。


在一片尖叫声中衔接到了龙的个人耍帅剪辑。




真有心啊还有这种温暖亲密的衔接镜头,衣服看着是第一期的吧。




嗯,第一期?




3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这种双人互动镜头来衔接。






4




大声,还有多少龙嘎的抓拍花絮,全放出来好不好?




5


地上好冷哦。于是大家往前挤一挤取暖,正挤着传来了歌声。




哗啦啦前面站起来一片,在人群攒动中勉强挣扎,看到了仝卓和羔羊、嘎子和大龙、菜菜和黄子。俩人一组一边唱一边从人群中穿过去上台,唱的是《慢慢喜欢你》。




对,俩人一组走灯路。就差牵手了。




又据说观众进来之前的排练,郑云龙牵起了阿云嘎的手。




这次导演没有喊“还排屁”吗。




郑云龙同学,说好的慢慢喜欢你没有晰哥不能唱呢?




六个人一路走上了台,把后半首唱完了。






郑同学的表情依旧可以当表情包。




所以嘎同学,这就是你一直不回看龙同学的注视的原因吗。

(最后还是看的了( ̄▽ ̄)




6




嘎和仝卓是主持。




百万主播当主持没问题,但节目组咋想的,叫一个中文是一外的蒙族人当主持。




还是主咖,对,仝卓小哥是打边鼓的。其实所有人都是替嘎打边鼓的。效果倒是真好,弟弟们才思嘴皮子都太敏捷了,我想看他们组个主持组合出道。




嘎主持(在几位弟弟和大龙帮忙下)非常成功,这孩子也特别勤奋努力,兹要是不说话就在看手卡。




他还特意穿了一件前面有大口袋的卫衣,把一大堆手卡都装在里面,跟个哆啦A梦一样(……)




只要不是他主持的part,他就看着手卡,特专心的念念叨叨的背台词。




他单线程模式一开,郑同学咋看他,他都发现不了。


所以郑同学只要没事儿,眼神就往嘎身上飘,光明正大,肆无忌惮,导致怎么拍大龙都是个侧脸,哎呀。


不过也真理解,今儿的嘎真好看,少年气十足的好看。我说嘎不上相有人信吗?


他真的不上相。对镜头太敏感,一感觉到镜头人就会崩起来,神情不自然。郑大龙跟他正好相反,镜头怼他面前都视若无物,该干嘛干嘛。潇洒归潇洒,表情包也是真的多。




7




嘎手卡上大概只写了流程和串词儿,现场互动靠仝卓,还得自己发挥。




不过这一part嘎发挥的出乎意料的好。




因为他掌握了一个技巧。


需要引出话题、活跃气氛、开麦怼人时,就cue郑云龙,蒙古人大概天真的相信,剩下的交给大龙解决就好,大龙辣么聪明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倒也没错啦。




8




嘎子的国语日常四级,在和大龙互怼时能飙到十级。




大龙一个谈话终结者、行走睡眠者,在本次见面会上大大转性,每次被嘎CUE到都快速反应,戏搭的十分给力。




嘎:郑云龙的特长是睡觉,你现场睡一个。




龙笑,然后作势要转身上楼。




嘎念蒙语诗,说去大草原吧,他就揽着嘎往前走。




身为节目里怼人之王,龙偶尔会被嘎怼到无语。




嘎:他最近好多外号,三星堆啊,你学一个。




龙学了。




嘎:光头强也学一个。




龙学了。




嘎:那个龙化,你给大家现场学一个。




龙:这个要角度的……




嘎:你这样(往后倒缩脖子)




龙看着嘎无奈笑:下次,下次吧,留个悬念。
























抽观众问题回答环节,大家都随手抽一张,郑云龙抽了一张扔回去,抽了一张又扔回去……








嘎:我跟你们说郑云龙这个人太厚脸皮了,抽了一个问题觉得不好又扔回去换了一张(学大龙偷偷摸摸换问题卡的样子)。








龙:嘿嘿嘿。
















嘎:郑云龙你那个(给观众的感谢)信还需要看吗?(伸手拿)就写了俩字儿,谢谢








龙:(抢回来)要的,我写的!








(然后只有四行)
















……
















9
















嘎cue大龙表演才艺。








大龙身为一个票贩子,并不想进行多余的表演,身形敏捷的闪避再闪避,积极主动化被cue为卖票。
















嘎:我今天腰伤复发跳不了舞……啥?叫谁跳?哦,大龙你给大家跳个舞。








龙:……??








嘎:郑云龙芭蕾跳的可好了,(学大龙天天向上的甩头)跳的跟九雷似的。来。








龙:跳舞是吧,一月十五号,上海大剧院,我给大家演个舞剧。








嘎:那你摆个pose也行。








龙:pose是吧,一月十六号,上海大剧院……








嘎:接下来,郑云龙,你展示才艺吧,你给大家跳个舞。








龙:…………(一脸无奈)我……身体不适,这样吧,一月十五号,上海大剧院,我保证那天身体就好了。
















连给观众的信,他都写:新年快乐,谢谢大家,我们剧场见。








因为被嘎吐槽太短,他又勉强加了一句,这句话我说了很多遍,但我是真心的。
















直到唱完最后的大合唱,嘎还是不死心。








嘎:一会郑云龙给大家唱支歌啊。








龙:环节完了吧。








嘎:福利!








龙:一人一首,年纪大的先来。








其他人:蛤蛤蛤自己挖坑!








嘎:………………我刚唱过啦!








仝卓圆场:来来来我们背对大家,一起合个影吧。








嘎:好的,合完影记得唱歌。








最后也没唱就是了。










10




我感觉嘎是在给台下的大龙粉争取福利。




他知道台下来了很多大龙粉,知道大龙受欢迎,也知道大龙不爱营业懒给福利。




没有成功让大龙现场表演,但大龙说了好多话,活跃的像个高仿。








11






以及大龙多说的话也全部是撒狗粮。这种福利扔给纯粉真的好吗喂?




嘎:(长沙有什么好吃的)?这个问题郑云龙来回答。




龙:好吃的……饺子(冬至和嘎一起吃的),炖鸡……(看嘎)对昨天吃的(跟嘎一起去吃的)……口味蛇(跟嘎一起参加团建吃的)……




嘎:湘菜。




龙:对,湘菜。




嘎:他爱吃辣。








划重点,龙定义的好吃的=和嘎吃的,除此之外三个月了他没记住别的好吃的,嘎知道龙爱吃辣。




仝卓:我想知道龙哥什么时候用微信的?




大龙思考了一会儿,默默的看向嘎子。(……)


沉默像十六排的强音……




黄子缓和气氛:龙哥的粉丝叫随便。真叫随便吗?




大龙熟练的神游天外:啊?哦。就叫随便吧。




嘎:随便?这个名好,郑云龙随便~~




粉丝:大龙不随便!(被无视)




仝卓:郑随便。




羔羊:郑云龙全球随便后援会。




这时候大龙终于想明白了:“啥问题来的?”




仝卓:啥时候用微信!




大龙:16年。




羔羊:那你16年之前用啥?




大龙:短信。




嘎:我跟他联系都是用短信。我说你能不能用微信?他说,不可能。我问你为啥这样,我这样有个性。非常棒,随便这个,特别好。




大龙开始嘿嘿嘿狂笑。




仝卓:嘎子哥你还没爆料!




嘎:我爆料……我主持人啊。




台下有人喊爆大龙料,他就看向大龙。




嘎:他的料我爆太多了,我怕被龙粉打。出去被扔鸡蛋什么的。




(学女粉丝)“你敢侮辱我们家大龙~~”我害怕~~




龙在旁边狂笑,挠脖子,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个啥。




然后拿起话筒主动爆料说嘎96年,其实是剪辑剪掉了字,是96年参加工作。




仝卓:他前几天刚刚过了六十大寿。




大龙:五十八,五十八。




羔羊:我们六十的时候可以给您祝一百大寿。




嘎:(指着大龙)他就老这么说我,老跟他们讲,我跟他们班主任是同学,跟他们系主任是……啥?




大龙:(忍笑)发小。




嘎:对,发小。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龙。嘎学顶级玩家,嘎你还记得说不爆大龙料的吗?






12




嘎正宫的范儿还是很足的。




龙:(念抽到的问题)郑云龙我爱你!这谁写的?(台下没人认)




菜菜奋勇解围:其实是我写的。




龙:(念粉丝的署名,台下好像终于找到了)谢谢啊!




嘎顺溜的接:谢谢,谢谢你喜欢我们家大龙。






下一个问题,从一场大戏开始,又导致了一场延续几个环节的大戏。






黄子:(念抽到的问题)问郑云龙,刘令飞还是阿云嘎?哇,谁问的,太厉害了,二选一吗?送命题呀!大龙哥,嘎子哥还是刘令飞??(唯恐天下不乱的眼神)




嘎:这个问题好。特别好(点头)。




龙:(干笑)……我选,蔡程昱。




菜菜,无辜被CUE,一脸懵逼,下一瞬间求生欲爆炸。




蔡:我选黄子!




黄很仗义的:我选羔羊!




俩人一起嘿嘿卖乖笑。




嘎:问你们俩了吗,问郑云龙呢。




龙嘿嘿干笑。




俩儿子干笑:哈哈哈——(互相拥抱,庆祝劫后余生)




羔羊:我两个都不要。




嘎顺溜的接:我肯定依然喜欢郑云龙。我不离不弃。




大龙又开始笑,看着嘎。




嘎:他是我的同学…… 




龙(拿起话筒正要接话)




嘎:我的发小……


龙一个踉跄瞪大眼睛:……啊????(发小是什么鬼??)




嘎:(发现自己大概用错了发小的意思?不好意思的笑)对,其实他也跟我们院长一边儿大,六十了。




龙:(拍着嘎反击)我的长辈。




俩人都嘻嘻哈哈哈笑开了,其余四人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之后猜词环节,躺枪的蔡蔡借着“神仙打架”敲了大龙好几下。




又借着“爱的抱抱”,各种向嘎求抱抱。




第一次嘎让他抱了,蔡蔡松了口气笑了笑,一抬头就看到嘎背后大龙正瞪着他。




他心虚的笑了笑又去抱嘎,嘎嫌弃的推开了他。






之后大龙借着猜词环节吼菜菜:蔡程昱!!!




嘎子又借着猜词环节安慰菜菜:你也是我们老云家的孩子~~






话说你们俩当长辈的,这点儿老夫老妻的情趣能不能不要老扯上孩子呀!真是太出息了!= =






13






郑同学深情人设不崩,恩爱show的飞起,当着五六百号人宣示主权从来没在怕的。




对着龙嘎鹏三人的龙化合照,他非常自然且突然的说。




龙:这是我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




嘎惊,非常不好意思,笑的把头都低下去了。




郑同学笑的好得意。




郑同学最多面朝着观众说三句,就会自然而然侧过身,对着嘎,看着嘎说,把观众见面会变成他和嘎当众聊天说小话。




只要嘎一cue他,他就自然而然的侧过身,对着嘎,看着嘎说,把观众见面会变成他和嘎当众聊天说小话。




只要嘎接他的话,哪怕是捧哏式的接话,他就自然而然的侧过身,对着嘎,看着嘎说,把观众见面会变成他和嘎当众聊天说小话。




问他问题他想不起来,他就自然而然的侧过身,对着嘎,看着嘎说,把观众见面会变成他和嘎当众聊天说小话。






今天不是你们六个的观众见面会吗,我仿佛旁观了一场郑云龙参加的阿云嘎见面会呢,郑同学。






至于不管初始站位是啥,不知怎的就走到嘎身边和嘎背后去这种事儿,平时放空一听到cue嘎就跑出来这事儿……咳,那还叫事儿吗。








14




现场放了沈太的《真相是真》的改歌版。


这事儿挺一言难尽,但俩人的反应真的,我感谢这个环节让我看到他俩这么好的一面吧。




歌改成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但是kiss还在啊,亲密跳舞还在啊。




这俩人就一左一右站的直直,嘎抿着嘴微笑着,大龙笑的更开一点,俩人都一直盯着屏幕,眼睛里闪着光。




安琪刚出现的时候,羔羊似乎没认出来是谁,去问大龙,大龙就指了指嘎子,笑的很骄傲。




到了kiss照出来,大龙看向嘎子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嘎子也看向他,又是那种不好意思的弯腰扭脸笑,跟大龙说“一家三口”时一模一样。




视频播放结束。




仝卓大声说:太吓人了!你们两个现场结婚好吗?




嘎子:我很感动,真的,剪得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最美好的回忆。谢谢谢谢。




他们给视频作者送了周边和签名,大龙还主动给了作者一个抱抱,引起尖叫一片。




这时候仝卓又来了一句:你们到底怎么亲上的?




在全场炸翻一样的尖叫里,羔羊说,“借位”




黄子:对,是借位,借位。




仝卓:哦~借位啊。




羔羊来了一句:宁愿相信是借位吧。




一片借位里,大龙来了一句。


大龙:是为艺术献身。




仝卓:对对,专业,职业。




本来这个话题就这样被拉回了安全区。仝卓已经cue下一个环节了。




一直没说话的嘎子,突然开了口。




嘎:我还是很感动。你们看到我们(学安琪跳舞)那样,是我们台上的表演,我俩这种兄弟情谊,可能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方向,当然大家可以想象的很美好,是挺好的事情。但是,我们的感情比那更重。




这段话在微博上已经很多人见过。有很多种解读,刀糖的理解都有。






其实现场看,只有感动和温暖。




对我来说,RPS不过是平行空间的一场幻梦,是自我对于爱的渴求的投射。主流文化的大多数人不理解、误解、曲解,鲜少见到认同。




嘎也许并不了解萌西皮的姑娘们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却没有粗暴的否认和拒绝。




面对未知,他选择宽容和接纳,他本能的感知到了爱,于是毫不犹豫的认同了。




他认为自己得到了爱,不管是源自什么理由,他都理所当然的给与回馈。




于是他非要在现场对大家说。




他说他特别感动。他说了好多次谢谢。




他说我们可以去想象美好的情谊,是挺好的事情。




(戴滤镜的话,他说起“兄弟”、“方向”时那个吞吞吐吐的劲儿和不好意思的笑容,也可以做别的解读啦=w=。)




而面对着五六百号人和他们的拍摄工具,主动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是有风险的。


嘎冒险说出这些没有写在任何手卡上的话的时候,大龙一直站在嘎子身边,在看着他。




大概是担心实诚的、中文不太灵的嘎子,说出什么容易被误解的话。




但他又在点头,嘎子每说一句,他都很用力的点头。




就是那种,不管嘎子说了什么,他都要共同分担的感觉。




而嘎子最终说出的话,没有让任何爱他们的人失望。




15






中间有请两位特殊学校来的,有视障的小男孩上来唱歌。




他们自称梦乐队。




结束以后,嘎作为主持人和小男孩互动,给他俩送了节目组的纪念品。




接着他说了这么一段话:你们唱的特别好,刚刚我在下面,大龙还跟我说,唱的特别好,很纯净,像天使一样。




大龙站在台边,看着他,微笑点头。




嘎: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帮助的话,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音乐,我去你们乐队一起玩音乐,欢迎吗?




孩子们开心的笑了起来,用力点头:欢迎!




嘎甜甜的说:谢谢!




那一刻大龙笑的特别骄傲,眼睛闪闪发光。




他是不是想起了,“angel总是在散播爱,他好像可以爱所有人。”




送孩子下台时,嘎向大龙的方向点了点头,大龙立刻迎到了舞台边。




然后嘎叫仝卓把孩子们送下台。到了台边,大龙就小心的把两个孩子扶了下去。




那一刻真的觉得,天使降临人间,骑士守护在旁。




16




一些零零散散的细节。




猜词环节。


前面嘎连蒙带猜中了五个,然后轮到大龙。


俩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大龙说,我赢了~


之后大龙又一次体现出了“特别特别聪明”的一面。


在台上所有人都在给他捣蛋的情况下,他还一口气猜到了好几个,中间因为没有题版了,菜菜在那慢吞吞的换,还拿错了板子。




嘎得意的:唉,你再多拖一会儿~~


龙特别霸气的大吼一声:蔡程昱!(真的很大声,现场吓我一跳…)




最后猜中了七个,龙得意的伸开双手,向台下做了一个特别帅气的胜利姿势。




嘎:这种(简单)问题你值得骄傲哒?




龙特得瑟:我赢啦!是不是很厉害!




(台下粉丝大喊:厉害!厉害!)




然而龙眼睛只看着嘎,笑的特别得意,一眼都没注意台下……=w=




猜词环节,没轮到自己时,嘎兴致勃勃的站在板子边上,试图给每一组帮忙。




黄子羔羊仝卓菜菜则在边上插嘴,专门捣乱。




大龙站在板子后方,一个离嘎子最近又看不到黑板的角落,心安理得的放空。




但是猜词每次cue到他和嘎子的时候,他就会踏前一步去看板子上写了啥。



Cue到云次方的时候,嘎说:我和大龙的名字叫什么?(唉,这个中文啊,摇头……)




姑娘:西皮……云次方!




大龙看向嘎的方向乐了。




嘎呢,认真翻找题板,并没有注意到大龙看他。


黄子大笑着的拍了拍大龙的肩膀。






17








彩蛋,羔羊小朋友真是个人物啊,隐藏boss级别的。




嘎子说,羔羊22岁的外表下是个七十岁大爷的灵魂。



他反应极快,头脑清醒,聪明敏锐,跟节目里害羞的样子大相径庭。






每次开口都极其精准,会像个大哥哥一样安慰菜菜,还会小腹黑的坑嘎子和其他人玩。




“我都不要”




“菜菜你highC不好破音的话,要不你来个highD”




“你宁愿信是借位吧”




猜词环节,他老在旁边做迷惑选项,一脸无辜的捣乱。




他最后一个上,词版已经用完了,于是把之前用过的几十个板子打乱了重新猜。




嘎子挑衅说:你猜的话我怕你就算刚念完这些也猜不出来。




羔羊:=  =就冲你这句话……




然后羔羊猜的比换词版还快,轻轻松松叉着腰,一口气猜了十几个。




嘎子开始还学着他叉着裤袋的轻松样,猜到一半就求饶:有十个了吧,你赢了!




仝卓忍不住高呼:我们是认真游戏,你是认真背词版!。




羔羊:(重音)阿云嘎子,你刚才说什么?




嘎怂笑:你认真玩,我认真背词。




羔羊:是这样。这就是96年的记忆力。






瑞思拜,羔羊才是扮猪吃老虎第一人呐!






某嘎连羔羊都能怼你……团欺石锤了。






18








彩蛋2,比嘎子还团欺的好像是仝卓小哥。






因为所有人,包括嘎子都能逗他。






仝卓说冷场了,嘎说那你再唱一遍小乖乖。






猜词的时候连嘎也给他添乱,明明其他人猜词他都帮忙比划的。




“向前跑”,仝卓小哥拼命往前跑,“我在往哪跑”


嘎捣乱:往西跑。




“慢慢喜欢你”,仝卓小哥辛苦的学着龙哥的表情。




龙:就在这瞬间。




黄子:堂吉诃德




嘎:嘴巴嘟嘟!




……




仝卓小哥,真让人怜爱啊…






18




仝卓:导演让我问问要不要看第二季?




观众:要!!!




嘎:导演们一直很没自信,现在这样看应该很有自信了吧,一定会有第二季的。




黄子:换人了你们还看吗?




观众:不看!!


台上大家一起笑。


大龙继续补刀:导演,谈谈合同吧。








19 一些碎碎念




嘎子很甜心,大概是参加了见面会所有人的感觉。




不是像老干部、老父亲式的照顾,而是更像16年直播和节目里大龙入队后的嘎子那样,少年式的,带着点天真的甜。


他会跑到玻璃门边对着外面等候入场的粉丝比心,会半撒娇半命令的cue大龙给粉丝福利,会对每一个人软软的说谢谢谢谢。




我时常觉得,嘎心里住着一位少年,随着年岁增长少年没有离去,只是被他用大人的西装、稳重的举止,压低的嗓音给隐藏了起来。




“老干部”是嘎自我保护的面具,而随着节目进展,随着他对大家信任的加深,这个面具慢慢的消失了。






而见面会这个非正式的场合,又让他更加的放松,住在心里的少年部分的展露在了大家面前。(剩下的部分只有更私人的场合,特定的一些人能看到了吧)




他在见面会上很皮,是一位少年处在安全环境里的那种皮法。


学廖佳琳和贾凡唱歌啦,学大龙跳芭蕾啦,给仝卓唱民歌“敲锣”啦。




他甚至在被cue到草原甜心的时候就自然的做出了很“甜心”的pose。(图7),对比网易第一次直播,他还绷着老干部人设的时候,根本不愿做卖萌的表情




而他的安全感,很大程度是因为大龙稳稳的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一个回头就可以看到的距离。




嘎说话他点头,嘎夸人他跟着比拇指,嘎说谢谢他鞠躬,嘎念诗他听着,嘎看手卡、信、板子他就立刻凑过去帮看。




他随时准备着替嘎搭话,搭戏。




他各种配合嘎子CUE他,嘎子接不上话的时候主动开口。




嘎子主持的时候,第一反应总是cue大龙,那种熟谙和习惯,也说明大龙是他的安全区。




节目里,大龙和嘎子互动经常会皮嘎子一下,让嘎子哑口无言,但见面会上几乎没有这种情况。




因为节目可控,皮坏了也可以重拍,而见面会是一次性的直播。




大龙帮嘎圆场稳如老狗,是嘎子的后盾和定心石。(其他弟弟们也在帮忙,real暖。)




嘎也会照顾大龙,一开始唱“慢慢喜欢你”上台时,大龙好像还没睡醒,进晚了。




嘎特别自然的把大龙的胳膊推上去。






后面唱光之心他也有推大龙往前走。




但同时,他对大龙的信任也是完全的,无意识向大龙瞟去的眼神,无意识走近大龙身边,对大龙的靠近毫无察觉更没有抗拒。他说他俩的情感时,并没有跟大龙商量,也没有看大龙,却说的很坚定直白,好像知道大龙会支持他一样。(在节目里也有很多这样的片段,相信大家也看到了。)




嘎在采访里说,大龙很依赖他,唱歌总说听他的安排。的确如此。


而舞台之下的场合,我看到的却是反过来,是嘎总是无意识的信任和依赖大龙。






于是他俩形成了一种特别有趣的关系。




专业上、舞台上嘎是主心骨,其他场合,尤其是非正式的场合里,大龙则成为了支柱一样的存在。




大龙说过:“室友当然要选angel啦,会照顾我,逗我开心,给我建议……”




嘎也说过:“有大龙在,特别美好。”






我也想说,有你俩在的这个节目,真的特别特别好呀。




这就是爱啦。




END




图是魔魔酱和自拍的,图七比v甜心实在没拍到,微博上找了一张,侵删。


衔觞锋摧,笑醉平生


乱山横:

我也想过如果他晚生十年是不是会更好,在拥有无限可能无限精力的年纪遇上这个所谓规模化专业化的电子竞技时代。但又想起之前去各路官网论坛视频贴吧从片段中拼凑的曾经的他。2011年开始就有贴子说他切磋鲜有敌手,但凡有人开帖安利pvp区服或者高手,必有人提及三星YYL落叶听松 。和现在的“落叶听松nb”,“我对落叶听松忠心耿耿”不一样,那会儿夸他的彩虹屁画风比较清奇——“那个传说中反应比宏快的天策”,“呼声最高的第一天策”,“完全的无缝踩”,等等等等。而那个时候也确实更有江湖气,上别的服踢馆,自己服合服的时候摆下擂台挑战全服所有天策,这些故事要不是看到网上说得有板有眼我都不信是现在的这个蓝楞曾经做过的,不过一想也确实很符合他上古时期高冷大魔王的人设。


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职业意识可能融入了血肉,大概连他自己的肉体记忆也不相信自己在练别的职业。如果晚生十年,他现在可能是迅速上手各种爹职业的劳模,但也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将军了。经历了技能没精简的版本,达到过那个时候的武林之巅。


2018松哥生贺有位小伙伴剪的《山河令》我真的很喜欢:


“谁留下 烽火连天照夜的勾划


又是谁在传说中寻他


史册间 挥兵破阵不过一刹那


血雨腥风吻过了伤疤”


所以也没什么好遗憾的,那个时代困住他,也是那个时代成就他。


最后,下次比赛落叶听松加油呀!云深无迹水晶芙蓉宴玄甲坑人加油呀!不管俱乐部的破事如何,希望将军能够尽情驰骋。


就像“武疯子”称号的配词所说的,“赤子纯心,武中至性。衔觞锋摧,笑醉平生。”

龚子棋真的是个会谈恋爱的男的!!!!

奇遇🍀

枣糕废鱼:

利益相关,棋昱嗑上头女孩










有理有据分析,龚子棋是真的会谈恋爱。








明明昨天全梅溪湖都在舞动青春,但我对棋昱上头到熬夜和大洋彼岸同时舞仨小时,和朋友聊仨小时之后,有理有据分析,单看龚子棋,他是真的会谈恋爱。








首先,请大家品一个状态,龚棋对蔡蔡,真的是标准的直男对女朋友相处模式,而且还是那种很有品很会撩的直男,在他那个环境下,是教科书一样的谈恋爱套路模范。




为什么你看龚棋发微博会有一种强烈的即视感。




试想,这种套路,语气和发图片的方式,和你在大学期间微信上加的一个校级别的直男男神,朋友圈秀恩爱是不是一模一样。




教科书般的本科情侣模式。










第一条,花心思。


请大家对比一下平时龚棋和李总之类直男兄弟好友出去玩的状态,发个合照,然后叙述一段文字,你能看出来他开心,于是他直白地阐述了让自己开心的事儿和开心的感受。


和谁,干了什么,我什么感受,加合照。


这是标准的和好朋友在一起玩完之后会发的朋友圈,试问朋友们,你们是不是也发过这样的内容,还是带九张图的那种。


我和很好很好的闺蜜一起旅游吃饭出去玩之后,很开心,也会有这个举动。




但4.7事件里的微博不一样。


他是,有设计,花心思的。




我举个例子,我之前有一次谈恋爱的时候,刚在一起没多久,男朋友想秀一下,于是他拍了张我们一起出去某个地方玩的时候在等着喝饮料的照片,拍了两个杯子,已经喝了一部分了,然后对着手机琢磨了很久,最后发了条朋友圈。


第二杯半价。




过一会儿他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手机,在评论区补了一条。




亮点自寻。




这就是典型的,二十出头校园小男生特有的,幼稚又可爱的,花了心思想被别人知道的,炫耀姿态。






我就问你,如果把龚棋换成你大学微信加的一个男神级别同学,把照片里面的蔡蔡换成他的女朋友,在朋友圈就发同样的照片同样的文案。


是不是丝毫没有违和感你还得给他点个赞脑子里想,又秀了。






第二条,社交状态的目的。




如果龚棋不说找亮点,只是想发自己的照片,评论也肯定是我可以!


所以发这条微博的目的是发自己的照片吗?


是秀自己的新鞋子吗?


是分享自己出去玩的日常生活吗?




一个人发社交动态,肯定是有目的的。


分享生活,分享感悟,给别人看自己觉得帅的照片等等


而你去看他这条微博的目的。




根本就只有一个。




就是照片背景里的蔡蔡。




他不是告诉你,我来玩卡丁车了。




而是告诉你,我和【蔡蔡】来玩卡丁车了。






发这条微博,就这一个核心目的。




他怕你不知道,还要重点标出来,这张图是有亮点的哦。




要不然他不说,大家第一反应肯定是他发了一张帅照,我可以!




而且你没发现,为了把蔡蔡拍进去,龚棋都不是这两张照片的中心位置吗?






第三条,回复。


除了微博正文本身,真正让我上头的是回复。




龚棋,一个在微博上动不动就发表很刚的看法和各种装x帅照的酷盖,他不是人设是高冷男,他是真的就是校园里会有的那种男神级别的人物。


他有自己的想法,会健身,没有那么多心思,业务能力突出,很坚定,认为自己很酷,还有点自恋。




这样一个酷盖,秒回。






不是在意,为什么秒回?




这还不是很明显的道理吗,龚棋他在意蔡蔡的回复呗。








而且面对蔡蔡这样明显一个犯傻的自我调侃似的回复。






正常直男友谊会回复什么?




肯定也是调侃呗,大学正常男生间的友谊,你相信我,真的是那种就算遛鸟光屁股坦诚相见了,也一定在嘴上都想做对方爸爸。


因为没别的心思。


想想朋友圈如果有个男生发一条我是xx大学吴彦祖,底下关系最好的朋友会回复什么?




儿子,傻逼。


等等一系列调侃性质的话语,为什么,因为发的人内心不这么觉得,评论的人也不赞同这个观念。






但是龚棋他顺着蔡蔡说了。






这样无非是两个原因。




一,龚棋对蔡蔡态度温柔,宠。


二,他认同蔡蔡长得很好看。




这两点是相辅相成的,所以秒回的同时,他说出来的话,就是他真实感受的表达。


他不是在调侃,也不是在玩笑。




在他眼中,蔡蔡是真的好。






四,直男三连。




男友滤镜这个东西我可以算在龚棋身上见透了。




首先,请大家回忆自己恋爱时的一个状态。




是不是总觉得自己可以在他面前再打扮地漂亮点,而觉得他不需要什么变动,就已经很好看了。




尤其如果是个有点臭屁的直男小男生。




真的,龚棋并不是一个对平日打扮非常上心的人,你看他采访都敢素颜鸭舌帽去,直播都敢开前置。




但是发胶新鞋。




在在乎的人面前会打扮,这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而再看龚棋对蔡蔡的态度。






龚棋是真心觉得蔡蔡圆乎乎的时候可爱的。


我们还嫌弃嫌弃蔡蔡又胖了的时候,请大家品一品龚棋态度的直男三连。






好看,挺好的啊,健什么身。






请类比于直男恋爱中。






好看,挺好的啊,减什么肥。






就b612那个事儿。






你让我去拍蔡蔡,也不会拍出这样甜的心里的镜头。






你看到什么,你就会拍出来什么。




试问,当你看到一个喜欢的东西,拍完照,录完视频,是不是一定要确保这个东西在你眼里是最好看的状态,才会发社交圈,想让别人也知道ta有多么好看。










总结。






龚棋是直男吗?


肯定是。


百分百是。




龚棋喜欢蔡蔡吗?


肯定喜欢。


百分百喜欢。






这两条矛盾吗?






并不矛盾。








猛然一看我好像在瞎说,但其实之前跟很多直男朋友聊的过程中,发现他们都会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情况,你身边有个同性朋友,你就是喜欢他,你完全没考虑跟他是不是爱情啊你是不是基佬啊这样的问题,你知道你不是,你直得一比,但这不妨碍你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同性。








那么在我眼中龚棋应该是个什么状态呢。




首先,龚棋是个选择了音乐道路的人,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他一定会对这个有向往,所以在他的眼中,对其他人的评价里,这块将会占一个很大的比重,这就是他的喜好倾向。




就像我是做理工科的,我的价值取向就是做理性逻辑的事儿,我就会本能地在评判人时候把理性逻辑占的比重增加,一个数学好的人在我眼中要比一个唱歌好的人更招我喜欢。






大家又都知道,蔡蔡的金嗓子,是真的惊艳。






为什么深深和蔡蔡在这个节目里这么受宠,我还用再赘述吗?






所以,同样对音乐理想有追求有进取心的龚棋遇到这样一个老天追着喂饭吃的蔡蔡的时候,他要不被吸引,我第一个不信。




而当他接触到之后,又发现这个老天赏饭吃的小孩,自己还格外努力,同样也对艺术有着清晰而坚定的追求。






同时,这个小孩还拥有一条会被绝大多数人天生喜欢欣赏的特质,心思单纯,性格可爱。








龚棋要是不喜欢蔡蔡,我把梅溪湖的水喝干。






而且如果说早期的蔡蔡还胖乎乎的在学校里没有完全展现惊艳的外貌优势的话。




请大家脑补一下来录节目的龚棋见到芒果tony捣饬过的蔡蔡的心态。




人好看之后就是会让别人更有好感,这点你要信我。






所以我相信,龚棋对蔡蔡的喜欢,绝对是在参加完这个节目之后,又开始逐渐发酵,达到一个新的高峰的。










那龚棋对蔡蔡的喜欢怎么表现呢?




龚棋也不知道。




他自己都没搞清楚,自己对蔡蔡是个啥感情,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打算费心思去想也没必要去想,要不然还能咋样,真出柜吗,而且他也不是对吧。




但他对蔡蔡的态度和兄弟在一起又是不一样的,那么龚棋不盘明白,我替他盘。






对于龚棋这个岁数的直男,身边同龄的有社交关系的人的身份在他眼中的划分很简单。男生 : 一般朋友,处得来的好兄弟。女生 : 一般朋友,女朋友。




龚棋划分的同龄亲密关系范畴两种,男生好兄弟,女生女朋友。




那蔡蔡呢?


蔡蔡是个男生,但蔡蔡不是他的一般朋友,龚棋想把蔡蔡划到自己的亲密关系里,那他就要挑一种对应的关系的态度来对待蔡蔡。






但龚棋脑中的蔡蔡又不是马佳李总之类的直男好兄弟。




脑子里没有开辟新的领域的龚棋就懵了。






亲密关系,除了好兄弟就是女朋友,他对蔡蔡又不想按照对遛鸟兄弟似的对待。




那他会的就只有那一套对女朋友的办法了。




而且,龚棋这个人,还特别会谈恋爱。


对待女朋友的各种他都懂,而且都有。




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龚棋一系列谜一样的舞动操作来源。




你把蔡蔡的角色换成他喜欢的女朋友。




不会有一点违和。








龚棋是个性格刚直的人,他很坚定,思维也很直线条。




等龚棋真正开始步入行业领域,离开校园之后,再成熟一些,他对待感情的分类复杂了,自然对蔡蔡就会找到对应的角色地位。




他就会把那种模模糊糊的你懂我我懂你这种描述,具象化出来,他会懂得这个世界上有些不同于兄弟情和男女爱情的,真正的三观核心一致,互相欣赏关爱的知己情谊。






我奶一口,我还是很期待能看到下一个云次方同款十年绝美情谊的。


这里补充一句,云次方同款指的是时间十年,我想奶一口十年之后他们还是关系那么好,不是指他俩会走双云翻版。




淦,这文是怎么火的,我好懵。




本质是嗑棋昱嗑上头,全是我跟朋友聊天中的鸡血看法,有人拿这文当枪使,上纲上线抓文字狱,或者就当真实情况的话,我就真的无奈了。




love and peace,比心。












过于激动,整理了一下和朋友的聊天内容。






都是我的个人想法,就是这么一说。








最后,别的都是虚的。






但是棋昱是真的!!!!!